理財>債券

9省市3491億地方債下周發行 廣東占比35%規模最大

來源:時代周報

快乐双彩40期开奖结果 www.lprbk.com

自1月2日起,2020年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拉開大幕,下周(1月13日至19日)將迎來密集發行潮。

時代周報記者根據公開信息統計,下周共有福建、廣東、江蘇、江西、浙江等9省市公開招標發行地方債,累計規模高達3491億元。其中,廣東、江西、福建發行總額名列前三,分別達到1235億元、527億元和486億元。不過,截止目前,廣東、福建、浙江尚未確定具體的發行時間,僅表示為“1月中旬”。

今年地方債發行相比去年提前了19天。據時代周報記者統計,截止1月9日,已有21個省市發布了2020年1月地方債發行計劃,累計規模已達6395.63億元,占提前批限額(1萬億元)的63.95%,將遠遠高于去年同期專項債的發行規模(1411.68億元)。

從發債的期限和資金用途看,今年一月各地密集發行的專項債大多投向了收費公路、軌道交通、生態環保、社會事業等基礎設施領域,且發行期限被拉長。以廣西為例,1月9日廣西發行了共三期合計105.41億元的專項債,期限全部為30年。這與往年專項債主要用于土地儲備項目、棚戶區改造,且期限較短的特點明顯不同。

國家發改委投資研究所體制政策研究室主任吳亞平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去年以來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地方政府專項債規模提前發行和擴大發行規模很大程度上出于擴大有效投資和穩投資穩考慮,而發行期限拉長主要是考慮到今年專項債資金主要投向基建項目?!盎ㄏ钅勘舊磽蹲駛乇ㄖ芷誚銑?,二者期限需要相匹配?!?/P>

發行規模走高、期限拉長

2019年底,財政部提前下達了3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2020年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新增額度1萬億元。

2020年1月2日,新年首個工作日,河南、四川成為專項債發行的“先頭軍”,發行金額分別為519億元、356.71億元。從時間上來,2020年專項債的發行節奏有所前置——2019年1月上旬和中旬并無新增專項債發行,首發是在1月21日,比2020年晚了19天。

此外,2020年1月的專項債還呈現出發行規模走高、期限拉長的特點。財政部數據顯示,2019年1月發行的新增專項債平均年限為6.01年,其中5年期債券發行量最大,占比67.5%,其余年限有3年期、7年期、10年期、15年期。

而2020年1月發行的專項債中,在5年、7年、10年期限品種之外,15年、20年、30年期等超長期限品種的發行規模進一步增加。例如,云南1月6日發行的450億專項債中,共有231.2億的專項債期限為30年。遼寧將于1月14日發行62億專項債,其中有近22億專項債的期限是20年,占比35%。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在2019年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新增專項債發行時間提前、發行規模走高、期限拉長,意在加大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基建投資支持力度,釋放出強烈的穩增長信號。

發行利率降低,認購倍數下滑

目前多個省份債券認購倍數在20倍左右,這與前幾年動輒四五十倍的認購倍數相比明顯下滑。所謂認購倍數(又稱“全場倍數”),是指實際投標量與計劃發行量之比。認購倍數越大,說明投資人的投資意愿越強。

Wind數據顯示,1月2日,四川省發行24只、總計356.71億元地方債,規模最大的一只“20四川04”專項債期限10年,票面利率3.38%,全場倍數12.41倍。同一天,河南省發行的一只“20河南債03”專項債期限5年,票面利率3.14%,全場倍數27.31倍。

此前,監管部門要求,地方債的發行利率較相同期限國債前五日均值至少上浮40個基點,導致地方債的相對配置價值更高,很多銀行甚至非銀機構認購火爆。為了降低地方政府的發債的成本、提升地方債市場化,2019年1月底地方債發行利率區間下限調整為“25至40基點”,此后,地方債的認購倍數出現一定下滑。

根據財政部1月3日發布的數據,2019年地方債券平均發行利率3.47%,同比降低42個基點;較國債收益率平均上浮27個基點,不同地區有所分化,個別地區與國債的利差超過60個基點。

當前地方債密集“供貨”,有業內人士擔心:這是否會打破當前市場的供需平衡,是否會沖擊收益率下行?;髦と芯克輾⒉嫉難斜ㄈ銜?,1月份地方政府債放量將對于債市產生擾動作用,建議關注地方債對于債市的短期沖擊,以及貨幣政策端的配合。

事實上,中國人民銀行對此也有所準備。1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億元。

“各地短時間內密集發行專項債,確實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金融市場的供求關系,但年初央行剛剛降準,釋放了流動性,所以應該對市場影響不大?!蔽庋瞧蕉允貝鼙欽弒硎?。

王軍也認為,地方專項債并不上市交易,所以對于債市的二級市場并不產生直接影響,而是通過影響流動性和市場利率從而間接影響債市;對于一級市場的影響則相對有限。

或更多專項債用于資本金,助推基建融資

2020年已公布發行計劃的新增專項債中,出現了專項債用于資本金的案例。譬如,在云南發行的450億元新增專項債中,有90億元用作項目資本金。其中,70億專項債用作鐵路建設的資本金;另外156.3億元用作公路建設的專項債中,亦有20億元投向項目資本金。

這與2019年6月國務院發布的專項債新政有關,即允許將專項債券作為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資本金。隨后的11月,國務院又下調了部分基建項目的資本金比例,意圖解決基建項目資本金不足的問題。

不過,由于2019年四季度新增專項債已經基本發行結束,一系列放松專項債用作資本金的政策效果并未立即顯現。

“這兩年基建投資增速相比2017年出現大幅度下滑,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防風險、去杠桿政策疊加導致基建項目融資難,特別是資本金籌集難?!蔽庋瞧獎硎?,如果基建項目資本金都沒法落實,債務融資就更無從談起,所以允許政府專項債資金作為部分項目資本金,有利于調動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積極性,從而助推基建項目融資落地。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專項債發行節奏前置,發行規模也較2018年增加8000億元,但基建增速仍處于低位徘徊的狀態。市場普遍預計,2020年專項債有望繼續發力,發行規模在2.9億元至3.35萬億元之間。專項債擴容,疊加已經落地的“專項債可用作資本金”新政,是否能有效拉動基建投資的增長?

“專項債用作資本金實質上相當于資本金比例的降低或項目杠桿率的抬升。根據歷史經驗和理論邏輯,適當放大企業和政府特定項目的杠桿率,鼓勵項目主體多渠道籌措資金,有助于擴大基建投資、對沖經濟下行壓力,穩定增長預期?!蓖蹙ぜ?,2020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望升至6%-8%。

吳亞平提醒,專項債的實質償還責任主體是地方政府,如果地方政府能夠用專項債項目產生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和其他專項收入償還專項債本息,再用其他經營性收入償還除銀行等金融機構貸款,則專項債資金作為部分項目資本金是沒有問題的,有助于促進基建項目特別是補短板項目投融資落地,從而助推穩投資和穩增長。

下載證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熱點